中文圣经翻译史

ChineseCS 研究文章评论172字数 6314阅读21分2秒阅读模式
随着教会在世界各地方积极扩展,圣经同时被翻译成各种不同语言版本,让更多人能够研读,从中得到生命的亮光。据统计,全世界共有2261种不同语言的圣经译本(Versions)流传,其中还没有包括同一语言中不同的译本。我们在研究圣经的语言、版本、译本的同时,对於圣经如何传入中华,如何翻译成今天我们共用的中文圣经,也应有一种概括的认识。这一章让我们探讨有关中文圣经翻译史,及各时期一些重要的译本。
最早期景教译经历史
有关圣经被译成中国文字的历史记载,最早可追溯自唐朝的景教碑及敦煌的尊经。约於公元633年(唐贞观九年),一批以阿罗本主教(Bishop Alopen)为首的聂斯多尼派(Nestorianism)教士从波斯(现称伊朗)来到中国长安(现今西安)传教。他们是从天主教分裂出来的异端派别,来华後称为景教,可能取其为「光明灿烂的宗教」之意。景教来华不久便着手翻译教会经典。在敦煌石窟发现的「尊经」中「诸经目录」
,记载当时已有叁十五部经典译成中文,其中某些名目,据学者考证可能是圣经书卷的中译名称(见表一):
景教经籍名称
思高圣经书卷名称
1.
多惠圣王经
达味王的圣咏
2.
浑元经
创世纪
3.
牟世法王经
出谷纪
4.
删可律经
匝加利亚先知书
5.
乌沙那经
欧瑟亚先知书
6.
阿思瞿利容经
福音书
7.
传化经
宗徒大事录
8.
宝路法王经
保禄书信
9.
遏拂林经
厄弗所书
10.
启真经
默示录
表一 : 景教经籍与圣经书卷对照表
另一方面,在敦煌发现的景教经典《一神论》第叁篇「世尊布施论第叁」中的记载,也有一些经文片段与玛6:1-7:14(山中圣训)很相似。现将该片段经文与思高译本对照如下:
世尊布施论第叁
思高圣经
世尊曰:如有人布施时,勿对人布施,会须遣世尊知识,然始布施,若左手布施,勿令右手觉。若礼拜时,勿听外人眼见,外人知闻,会须一神自见,然始礼拜。
当你施舍时,不要叫你左手知道你右手所行的,好使你的施舍隐而不露,你父在暗中看见,必要报答你。(玛6:3-4)
当你祈祷时,要进入你的内室,关上门,向你在暗中之父祈祷;你的父在暗中看见,必要报答你。(玛6:6)
若其乞愿时,勿漫,乞愿时、先放人劫,若然後向汝处作罪过,汝亦还放汝劫,若放得,一即放得汝,知其当家放得罪,一还客怒翳数(叙利亚文的「耶稣」)。有财物不须放置地上,惑时有贱盗将去,财物皆须向天堂上,必竟不坏不失。
因为你们若宽免别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宽免你们的;但你们若不宽免别人的,你们的父也必不宽免你们的过犯。(玛6:14-15)
你们不要在地上为自己积蓄财宝,因为在地上有 蛀,有 蚀,在地上也有贼挖洞偷窃;但该在天上为自己积蓄财宝,因为那 没有 蛀,没有 蚀,那 也没有贼挖洞偷窃。(玛6:19-20)
由此可见,景教早期在华一百五十年间,极可能已将部份圣经书卷翻译成中文,并偶尔在其他作品中引用圣经。但现存六部景教经籍中,却没有任何圣经译本,故此我们仍未能洞悉景教教士翻译圣经的面貌。
孟高维诺主教的传教事业与译经工作
直至十叁世纪中叶,在中国的土地上才出现第一位天主教传教士--孟高维诺主教(Bishop John of Montecorvino
O.F.M.)。他於1247年生於意大利,及後成为方济会士,并於1294年被教宗尼阁四世(Nicholas IV) 委任为特使,带着教宗给元世祖忽必烈的亲笔信抵达汗八里(现称北京)。他随即获许在元朝帝国境内传教,之後,更被教宗委任为东方全境总主教。孟主教在中国除传教外,也有翻译的工作。他曾在公元1305年给教廷的信件中提及他已将新约及圣咏译成了鞑靼人(今称为蒙古人)的通用语言,并且采用於礼仪及宣讲中。然而这些译本一直未见流传,故此我们对此一翻译工作所知不多。孟主教卒於1328年(元天历元年),此後教会在中国的传教事业因後继无人及元朝的灭亡渐告终结。
十六至十七世纪耶稣会传教士的译经工作
经过两个世纪的沉寂时期,耶稣会士罗明坚神父(Rev. Michel Ruggieri)及利玛窦神父(Rev. Matthaeus Ricci)将基督的福音再次带入中国。他们二人同於1583年到达广东肇庆,并展开与儒者及政府官员的接触。罗明坚是第一位以汉语着述的天主教传教士,他所写的《天主圣教实录》是第一本中文天主教要理书,其中论及天主的本性、创造、灵魂不灭、十诫及圣体等教理,成书於1584年。然而当时耶稣会士的中文着作,大多为阐释教会的基本要理,如天主的叁位一体,原罪,救恩等,直至阳玛诺神父(Rev. E Diaz)所写的《天主降生圣经直解》,才有片段式的圣经翻译。这本书主要是主日福音经文的中文翻译及注释,1636年在北京出版。
这时期的圣经翻译的动机全在於圣经在教会礼仪上的应用,其中诸如主日福音宣讲,日课经中的圣咏吟唱,对经唱颂等。在1676-1680年期间,耶稣会利类斯神父(Rev. L. Buglio)翻译了数本礼仪用的经书,其中如《弥撒经典》(Missale Romanum,1670)、《司铎日课》(1674)、《圣母小日课》(1676)、《已亡日课》(1676) 等,皆翻译了一些圣经片段。
十八至二十世纪的圣经翻译
从现存历史档案来看,十六至十八世纪很可能没有任何较为完整的圣经中文译本,这情况直至十八世纪初在法国外方传教会(Paris Foreign Mission)巴设神父(Rev. J. Basset)的努力下才得以突破。有关他个人的历史资料甚少,但他遗留下来的新约译稿却对日後其他翻译工作有重大的影响,以後将作详细分述。这译本名为《巴设译本》或《史罗安手抄本》,并未正式付印,手稿现藏於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 ) ,香港思高圣经学会(Studium Biblicum O.F.M.)亦藏有一份复抄稿。
自十九世纪伊始,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教事业方兴未艾,因此,有更多的传教士因着福传的需要而投入圣经翻译工作。在十九世纪初期,耶稣会士贺清泰神父(Rev. L. de Poirot)将大部分圣经(除小先知书外)译成中文,并命名为《古新圣经》。可惜此译本并未付印,据闻现仍存於北京北堂图书馆。十九世纪後期的圣经翻译日渐蓬勃,更多神职人员,甚至平信徒皆有分参与其中,当中有王多默神父於1875年(清光绪元年)翻译的四福音及宗徒大事录,可惜并未付印。还有李问渔神父於1897年译就的《新经全集》;李神父译的《四史圣经》(1900) 及《宗徒大事录》(1907)。之後较有名的译本有:马相伯神父的《新史合编直讲》(1913?)、《救世福音》(1949?);萧静山译的《四福音》、《新经全集》(1922? );吴经熊译的《圣咏释义初稿》、《福音》及《新经全集》(1946)。有关十九至二十世纪中文译本的资料可见下列表二。
出版年份
译者
书名
备注
1800?
贺清泰
古新圣经
未付印
1836
不详
救世主圣书(或名「圣差保罗信上书」)
1875
王多默
[四福音及宗徒大事录]
未付印
1889
李 (李问渔)
耶稣受难记略
1897
新经全集
1900
四史圣经
1907
宗徒大事录
有注释
1913
德雅(J.
Dejean)
四史圣经译注
有注解
1913
马相伯
新史直编直讲
1918
萧静山
四福音
1922?
萧静山
新经全集
1923?
卜士杰(P.
Bousquet)
新经公函与默示录
1927
欧声石(何雷思)
(J. L.
Aubaza)
圣保禄书翰及宗徒公函
1932
巴鸿勋(J.
Patailles)
新经合编
1937
(1949?)
马相伯
救世福音
另一书名可能为「福音经」
1940
萧舜华
福音
照萧静山译本
1946
吴经熊
圣咏释义初稿
福音
新经全集
1948
上海徐汇总修院
四福音
照萧静山的「四福音」重译
1948
马相伯
注解四史圣经
1949
李山甫、申自天、 狄守仁、萧舜华
新经全书
译自希腊文,有简单注释
1955
狄守仁、宋安德
[宗徒大事录]
1956
狄守仁、宋安德
[罗马书]
表二 : 十九至二十世纪各天主教圣经中译本资料简表
《官话和合本》可说是中译圣经的一个重要里程,为圣经翻译掀开新的一页。在当时几十种圣经译本中,教会和信徒实在需要一本划一的标准圣经。其实这个“呼声”很早已经出现,可惜在神学观点上的分歧不是容易“划一”的,翻译《委办译本》的经验就是一个好例子了。
1890年,上海举行了宣教士大会,由各个差会派代表出席。大会通过进行翻译和合本的工作,为文言文、浅文理和官话译本划一标准;并成立三个委员会负责翻译这三种译本。
《浅文理和合新约圣经》最早完成。深文理则波折重重,工作十六年《深文理和合新约圣经》才出版。后来,浅文理与深文理两翻译小组合并,《文理译本全书》则于合并后十二年出版。至于《官话和合本》翻译小组由于推选译员的问题,工作十六年才完成新约,再工作十三年,旧约完成,并正式易名为《国语和合本》。
《和合本》圣经的译者是以“忠于原文”为目标,就是要“坚持文字上的准确”,但由于译经原则改变,这个目标就有新的理解:“重视意义上的准确”。在旧约翻译的十三年中,新约经过了多次的修订,使其译文更清楚、优美。《和合本》实在为教会提供了一部翻译比以前更准确、更适合大众阅读的译本,于是它就成了教会和信徒最受欢迎的圣经译本,渐渐建立起典范的权威,成为主流,也为教会和信徒的语言系统增添了不少独特的基督教词汇。
然而,随著考古学家不断有新的发现,圣经学者对原文和圣经的历史背景的认识越来越多,修订译本或重新翻译更准确的圣经译本实在无可厚非。同时,语文随著时代而转变,在《和合本》出版后数十年间,中文现代化的过程并不曾停止,很多字词的意思已有别于当日了,语法文体的运用也改变了。教会实在需要一本翻译更理想和更适合当代人阅读的圣经译本。
近年,很多人也作出了努力,五十年代有徐汇修院的《新译福音》、狄守仁的《简易圣经读本》、萧静山按希腊文再修订的《新经全集》;六十年代有今天天主教教会仍然采用的《思高圣经译本》;七十年代有《吕振中译本》、《当代福音》、《新约全书新译本》、《当代圣经》、《现代中文译本》及至九十年代初的《圣经新译本》;也有于八十年代修订《和合本》的《新标点和合本圣经》;还有本会(国际圣经协会)尚在翻译的《新汉语译本》、及其他的翻译工作
译经工作是不竭不止的。从历史中,我们看到此项工作未曾停止过,一直在进行著,也必须继续。
今天,我们或会对各个圣经译本的强弱处很有兴趣,但是我们必须明白,读哪个译本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从中读到一些信息。没有一个译本是完美的,但是神总会藉著我们所看的译本对我们说话。我们读经,神就清楚明白地对我们说话。在云云的译本中,正如保罗所说的:“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但“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腓
1:15, 18)
附表:
----年分(公元)-----------------译本-----------
----781-------------------------年景教碑
----十三世纪末、十四世纪初------《若望孟高维诺译本》:诗篇、新约全书(蒙古文)
----十六世纪末------------------利玛窦译“祖传天主十诫”
----1636年----------------------阳玛诺的《圣经直解》
----约1700年--------------------《巴设译本》
----十八世纪末------------------贺清泰《古新圣经》,未有印刷发行
----1822年----------------------《马殊曼译本》
----1823年----------------------马礼逊《神天圣书》
----1837年----------------------麦都思、郭实腊、裨治文、马儒汉《新遗诏书》
----1840年----------------------麦都思、郭实腊、裨治文、马儒汉《旧遗诏书》郭实腊修订的《救世主耶稣新遗诏书》
十九世纪末-------------------太平天国删印《旧遗诏书》为《旧遗诏圣书》删改《救世主耶稣新遗诏书》为《新遗诏圣书》
----1850年----------------------《委办本四福音》
----1852年----------------------《委办译本新约全书》
----1953年-----------------------高德修译的《新约全书》
----1854年----------------------《委办译本》
----1857年----------------------麦都思、施敦力改写《委办译本》的新约官话译本
----1859年----------------------《裨治文译本》的新约
----1862年----------------------《裨治文译本》
----1866年----------------------《北京官话新约全书》
----1868年----------------------高德、罗尔悌、迪因修译的《旧约全书》
----1872年----------------------《北京官话新约全书》(改订本)
----1875年----------------------施约瑟的《北京官话旧约全书》王多默的《宗徒大事录》
----1878年----------------------《北京官话新旧约全书》
----1885年----------------------杨格非的《新约浅文理译本》
----1889年----------------------扬格非的《新约浅文理译本》(修订版)包约翰、白汉理合译的浅文理新约全书《杨格非官话译本》
----1892年----------------------德雅的《四史圣经译注》
----1897年----------------------李问渔的《新约全书》
----1902年----------------------施约瑟的《二指版》
----1905年----------------------杨格非的《旧约浅文理译本》(至雅歌)
----1904年----------------------《浅文理和合新约圣经》
----1906年----------------------《深文理和合新约圣经》《官话和合译本新约全书》
----1919年----------------------《文理和合本》《国语和合译本》
----1946年----------------------吴经熊的《圣咏译义》
----1949年----------------------吴经熊的《新约全集》
----1954年----------------------徐汇修院的《新译福音》
----1955年----------------------狄守仁的《简易圣经读本》
----1956年----------------------萧静山的《新经全集》
----1967年----------------------萧铁笛的《新约全书》
----1968年----------------------《思高圣经译本》
----1970年----------------------《吕振中译本》
----1974年----------------------《当代福音》
----1976年----------------------《新约全书新译本》
----1979年----------------------《当代圣经》《现代中文译本》
----1993年----------------------《圣经新译本》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