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启全集》补遗

  • A+
所属分类:汉语文献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sonoclock(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90490539/

《徐光启全集》补遗

关于徐光启的集外文,周振鹤先生(2011)撰文揭示朝鲜高用厚《晴沙集》冠以徐光启《高使君诗序》(崇祯四年春),同书卷二见收高用厚《上礼部尚书徐玄扈先生书》及徐光启《答高使君书》,并推测朝鲜史料中或有更多徐光启相关资料,有待发现。(参见周振鹤《朝鲜史料中的徐光启与〈几何原本〉》,收入徐汇区文化局编《徐光启与〈几何原本〉》,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1,99-104)
近日全南大学金大铉先生来访,於友人架上偶见《徐光启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即告以高敬命《游瑞石录》附载徐光启跋。检是书,果有崇祯四年春徐光启《跋瑞石录》一文,《徐光启全集》未载,略考如下:
高敬命(1533-1592),号霁峰,高用厚之父,壬辰倭乱之初,起兵抗敌战死。崇祯三年末,高用厚任冬至使,航海至登州,辗转抵北京。四年春,用厚上书礼部尚书徐光启,“就中先集五卷(即高敬命《霁峰集》),敢因庄主事,猥呈于下执事”,请求“一览之后,或序焉,或跋焉”,“则是亡父赖阁下之赐,付青云而垂名不朽。”(《上礼部尚书徐玄扈先生书》)徐氏覆书,谓“门下以文章节义,世济其美,捧诵来集,不胜钦挹”,“草率属笔,希斧正之”(《答高使君书》)。徐光启获赠高敬命《霁峰集》、《游瑞石录》二书及高用厚诗作,即为《游瑞石录》作跋,又撰《高使君诗序》。徐氏两文,对应高用厚《谢兼翰林学士徐尚书书》所云,既为其先人集“著述”,“至于小生下俚之谣,并蒙品题。”(《晴沙集》卷二)代高氏转送诸书的“庄主事”,当系庄应会(1598-1656),时任礼部主事提督会通馆,负责与朝鲜使臣接洽,且应用厚之请,作《朝鲜故赠礼曹判书霁峰高君文集序》(崇祯四年仲春),见载《霁峰集》。
《跋瑞石录》所谓“予适治历”,即崇祯初徐氏主持西法历局,纂修《崇祯历书》事。崇祯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徐光启于观象台跌坠致伤,遂卧床调治。徐氏覆函所谓“恨无繇觌面以罄私悰”(《答高使君书》)。未能正式会见朝鲜使臣,或即此故。徐光启回赠高用厚“新刻书数十卷”,高氏谓之“奏疏”、“经世之文”(《谢兼翰林学士徐尚书书》)。按《徐氏庖言》凡五卷,刻于启祯之间。《治理缘起》始于崇祯二年五月,至崇祯四年正月,奏疏卷帙尚少(仅在刻本前三卷中)。不知此“数十卷”中尚有何书。
《游瑞石录》系万历二年(1574)高敬命瑞石山游记。瑞石山即无等山,全罗南道名胜,在光州之东。茲就韩国学中央研究院藏书阁藏《游瑞石录》刻本移录徐光启跋文如下:
跋瑞石录
朝鲜高霁峰以忠节表其南境,我师援平壤,归而(哆)[多]述之。然霁峰实负轶才,擅风雅。试展其《游瑞石录》,音章秀句,触景奔赴,觉当日云物,当日彦会,灿然如(赌)[睹]。盖忠节之士,其精灵原与山川融结,故不矜意而出,愈极其致,所谓惟其有之也。霁峰曾奉使中朝,瞻玄缭碧基之盛,与中朝人士款接,为(子)[文?]墨之交。其所游目,历医无闾、营平、青冀之墟,故能旷然远览。深明礼教,与二子同殉国难。今季子使君用厚,复宣重光,再以贺节来,予得欣然见大业之后。且赍《霁峰集》示予。予适治历,略约览观,诗皆昳丽而本于冲澹。兼示此录,予因慨然叹瑞石可勒以不朽,山川亦与有幸也。使君其善保之,如霁峰诗、若录,不特可为高氏家乘,即长为彼中惇史,奚不可焉。
崇祯辛未春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协理詹事府詹事徐光启跋

《高使君诗序》、《答高使君书》、《跋瑞石录》三篇外,《全集》未收徐氏诗文,尚有数种:
徐光启《弥撒冠议》,见载方豪旧藏《辩学》钞本。该文述万历四十六年九月二十八日,第一次加弥撒冠行祭事,仪式在嘉定孙元化家中举行。参见方豪《〈辩学〉钞本记略》,《方豪六十自定稿补编》,台湾学生书局,1969,2905-2913。
按,《辩学》钞本,现藏政治大学(台北)社会科学资料中心藏方豪资料内。参见黄一农《天主教徒孙元化与明末传华的西洋火炮》,《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67本第4分,1996,918,962。

徐光启行书七律金笺扇页,湖北省博物馆收藏。
诗曰:
江村□卧少微星,字食神仙杖履轻。一片白云坚野性,半亭翠雨足山情。
话中知己黄鹂语。花底间缘玄鹤迎。酒泛碧筒香满处,却看太乙映长生。
诗寿□楼丈 徐光启
参见陶喻之《关于新发现徐光启行书诗扇与相传利玛窦画通景屏幅》,《文化杂志》,第72期,2009,127-142。

徐光启题陆万言《琴鹤高风图》,见载《琴鹤高风诗画册》,台湾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收藏。
诗曰:
三年佐郡蔚清标,南国棠阴万里遥。祇为刑平圜室闲,不因恩贷槛车消。
冕旒正坐思孙绰,阊阖方开忆帝尧。课最悬知膺异宠,谏垣成命出中朝。
海上晚生徐光启
参见:http://auction.artxun.com/paimai-26823-134111323.shtml
https://www.douban.com/event/photo/2247165412/

此外,徐光启《恭承新命谨陈急切事宜疏》(万历四十七年九月十五日),《徐氏庖言》卷一所载有删节,如举荐善用火器之赵凤歧、欲造西洋大炮之伍继彩等事,俱为刊落(卷1,43a)。删节之文,见诸《筹辽硕画》卷三十(36a)。王重民辑《徐光启集》(页126)即据《筹辽硕画》录文。新版《徐光启全集》单收《徐氏庖言》,读者反而无从见到《恭承新命谨陈急切事宜疏》未删全文。前引周振鹤文也指出,《李朝实录》万历四十七年十月三日载徐光启监护朝鲜疏,文字与《徐氏庖言》卷一所载《辽左阽危已甚疏》略有不同。盖明人自编奏稿(如《徐氏庖言》),多有削删,与上奏后传出抄本(如朝鲜使臣所得)有别。故而依据邸抄编纂之奏疏集,不乏超出自编本的内容,值得参考。

2010年尝撰《徐光启集外文辑补》,恰闻《徐光启全集》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刊行,即将该文寄与出版社参考,新见《甲辰科翰林馆阁试草》所载诸篇亦得收录。倏忽六载,复见徐光启诗文若干,《全集》未收,稍作补遗。

郑诚
2016年11月5日

----------------------------------------------------------------------------------------------------------------------------------

徐光启集外文辑补(2010年7月19日)

徐光启(1562-1633),字子先,号玄扈,谥文定,教名保禄,南直隶松江府上海县人。1896年,李杕神父第一次编印出版《徐文定公集》,收文27篇。1909年,徐允希神父编印《增订徐文定公集》,收文63篇。1933年,徐宗泽神父再次增订至89篇。1962年,王重民先生辑校之《徐光启集》(简称《徐集》)出版,收文204篇,诗14首,迄今仍是徐氏文集最为完备的整理本[1]。按《徐光启集》凡例,一则所谓“伪托的、可疑的宗教论文”不收,故《增订徐文定公集》原载之《耶稣像赞》等八首均为刊落[2]。一则可能为徐氏起草,然未署名或经他人修改者不收,如《崇祯历书》各书《叙目》、《农政全书凡例》、《选练条格》[3]。1983年,《徐光启著译集》影印出版,除收录《几何原本》等专书,尚有书简、佚文各一卷[4]。《徐光启集》与《徐光启著译集》已然汇集了徐氏名下的大多数传世文字。
以上各版徐光启文集均未收录之单篇诗文,即本文所谓的集外文。兹首先记述三十年来陆续公布者,其次介绍笔者新近发现者,最后对伪托及存疑之作略加讨论。

近年披露之文,所知有以下数种。
《钦奉明旨录呈前疏疏》。韩霖辑《守圉全书》卷三之一摘录[5]。是疏首尾题署具省,无日期。观文意,当作於崇祯初年,论火器之用。“必可恃者三”,摘录守御可恃一条;“大可虑者三”,不精可虑、敌谋可虑、妄杀可虑,三条全录;“臣言偶中者三”,摘一条。
《穀城先生四然斋集序》。见于黄体仁《四然斋藏稿》卷首[6]。手书上版,署“万历戊申嘉平月门人徐光启谨撰”。黄体仁号穀城,系徐光启早年业师,万历甲辰(1604)二人同成进士。[7]
《告乡里文》。方岳贡修、陈继儒纂《松江府志》(崇祯刻本)卷六“物产”类引用。全文四百余字,作于万历三十八年(1610),时江南连年水患(1608-1610),徐光启倡议乡里,采用新型农植方法应对天灾。[8]
《明文简公像赞》。即周炳谟之像赞。周氏系万历甲辰进士,为光启同年,历官礼部侍郎,天启五年卒。崇祯初赠礼部尚书,谥文简。[9]
宗教类尚有《造物主垂象略说》、《辟释氏诸妄》两篇。[10]
尤其难得的是,董少新先生发现了一批有关徐光启的葡萄牙文文献。包括徐光启的两封书信,“第一封是徐光启代表中国所有教徒给罗马红衣主教贝拉尔米诺的回信,约1617年写于北京;第二封为徐光启写给耶稣会中国与日本巡按使班安德神父的信,崇祯三年(1630年)农历四月廿四日写于北京。”另有“译成葡萄牙文的多份奏疏及崇祯皇帝谕旨……包括徐光启写于1630年6月12日的奏疏及另外三份奏疏的摘要”。相应汉文原件早已佚失,这批译文抄件无疑极为珍贵。1603年至1633年间耶稣会年报亦多有关系徐光启行藏者,特别是“1634年葡萄牙耶稣会士伏若望撰写的《徐保禄进士行实》,此文长达20页(葡文手稿),是1633年耶稣会年报的一部分,描述了徐光启一生的美德及对教会的贡献。”[11]

笔者平日浏览所及,又得若干新材料,未见前人引用。《甲辰科翰林馆阁试草》十六卷(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明刻本,以下简称《试草》),存卷四至十六。收录万历甲辰、乙巳间(1604-1605)甲辰科庶吉士馆课、阁试诗文数百篇,附刊馆师评语。內载徐光启文九篇,诗十三题十八首:
擬讲读官请皇太子暑月宫中视学笺 乙巳六月上旬馆课(卷六 )
处置宗禄查核边饷议 乙巳六月下旬馆课(卷六)
漕河议 乙巳十月下旬馆课(卷七)
为之自我者当如是 甲辰九月朔日阁试(卷八)
续文德论 乙巳二月上旬馆课(卷九)
与友人辩雅俗书 乙巳七月上旬馆课(卷十二)
赤子之心与圣人之心若何解 甲辰十月朔日阁试(卷十二)
圣母万寿颂 甲辰十一月下旬馆课(卷十三)
新都杨永嘉张二文忠公赞 乙巳五月上旬馆课(卷十五)
诗(卷十六):闻楚变有感、题岁寒松柏图、雨霁望西山、赋得冬岭秀孤松、秋祀恭谒长陵、阅宋史监门郑侠上流民图有感、边塞苦寒吟、忆江南梅花(四首)、赋得霜前白雁(二首)、南郊陪祀(二首)、玉河新水、上苑听新莺、赋得玉壶冰。
其中文二篇(擬讲读官请皇太子暑月宫中视学笺、续文德论),诗五题九首(赋得冬岭秀孤松、秋祀恭谒长陵、忆江南梅花、赋得霜前白雁、玉河新水),《徐光启集》未收[12]。《徐集》收录者,大都录自《新刻甲辰科翰林馆课》(上海图书馆藏万历三十四年刻本)。《试草》诸文均标注年月,为《馆课》所无。诸篇互校,字句间有异同。例如《闻楚变有感》(五古)四、五两联,《试草》作“阏伯暨实沈,搆作参与商。会府列台司,开祸首见戕。”《徐集》脱第四联,第五联作“会府列台司,申祸并见戕。”《题岁寒松柏图》(五古)第六、七两联,《试草》作“谁将入素绡,鳞鬣疑生龙。似闻飕飕声,謖謖来空中。”《徐集》作“谁将入生绡,毕韦誇峥嵘。黛色欲参天,幹石柯青铜。”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另见《新刻甲辰科翰林馆课续卷》不分卷(明刻本,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藏),收录徐光启“处置宗禄查核边饷议”一篇。《徐集》有此文,系据《明经世文编》迻录。

此外又有署名徐光启,真伪甚可疑之文。《韬略世法》存十六种二十卷[13],盖明末坊刻兵学丛书,涉及徐光启者有二:
《新锓行兵占验天时韬略世法》一卷。前冠《天时占验奇门遁甲小引》一叶,署“练军詹事徐光启识”。按,徐氏任詹事府少詹兼管练军事务,在万历四十七年(1619)至天启三年(1623)间[14]。是书系行兵占验指南,徐氏既以实学名,又早已信奉天主教(1603),《小引》中犹作回护阴阳术数之辞,近乎语怪,且违教义,恐非徐氏手笔。
《新编历刻程墨武论韬略世法》一卷。题“练军少詹徐光启汇选 行边经略王在晋评释”。是书选辑万历启祯间乡会元魁二场论程文及部试之类。序文八叶,阙首叶,末署“崇祯戊寅腊月玄扈徐光启谨识”。按,徐氏卒於崇祯六年癸酉(1633),十一年戊寅(1638),墓草宿矣。该序为草书上版,取《徐光启手迹》(中华书局,1962)对观,笔势殊不相类。序末刻二章,一阳文“徐光启印”、一阴文“文经武纬”,后者未免夸诞。序后又录礼部尚书黄氏奏疏,题崇祯九年(1636)四月,更在徐氏殁后。综上数条,该序应是伪托。[15]
徐光启传世文字,以上所举,必有遗漏,然而个别佚作或不无线索可循。万历丁酉科(1597)顺天乡试,徐光启高中解元。何等文章令考官焦竑(1540-1620)击节赞赏,叹为“此名世大儒无疑也”[16],遂拔置第一? 是科《顺天乡试录》必收徐氏策论之类,惜未闻有传本。检当时举业选本,茅维辑《皇明策衡》卷十四即载录万历丁酉科顺天乡试对策程文两篇,题作“谋臣”、“博物”,未署作者[17]。是否徐光启手笔,未可遽定,有待考辨。

郑诚
2010年7月19日

附录  徐光启集外诗五题九首

赋得冬岭秀孤松
万树调伤日,孤松独秀时。拂云添黛色,倚嶂出高枝。一派涛声落,千寻盖影披。贞心生自直,不为岁寒移。

秋祀恭谒长陵
崇祀严周典,朝陵属汉官。露华凝寝殿,岳色照衣冠。梧野金铺静,桥山玉剑寒。戎衣三极定,文物九区安。秉德几筵思,宁神县宇欢。□将肹蠁意,归献五云端。

忆江南梅花[18]
江南梅花白如雪,蓟门看雪忆梅花。千葩笼月轻香度,一幹临风瘦影斜。
鼍湖矶上何年种,放鹤山前几树开。昨夜蕊珠宫畔过,梦回携得暗香来。
早春花事盛吴趋,谓是飞琼谓弄珠。驿使相逢频借问,有谁凭寄一枝无。
江南佳丽艳阳辰,不愁桃李不纷纶。惟君领得东风意,散与群芳次第春。

赋得霜前白雁
鸣钟入序晓霜繁,素雁翩翩逗塞门。色乱苇花迷大泽,影随蛾月印高原。忽闻遥响平沙落,蹔见轻痕曲渚翻。若念上林棲泊处,可能不愧稻粱恩。
天女青腰初按节,宾禽白羽早腾骞。参差玉塞凌高阙,晃漾银塘暎早暾。陡举犯寒风惨澹,长鸣警夜月黄昏。于今北海方重译,尺素无劳报至尊。

玉河新水
潺湲新涨帝城隈,谓是朝宗太液回。色映玉沙朝镜澈,波生细缬锦文开。绿含柳影随流驰,红带桃花逐浪来。此去沧江渺无际,也知应用济川才。

据《甲辰科翰林馆阁试草》卷十六移录,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明刻本

注释:
[1] 王重民辑校:《徐光启集》:中华书局,1962年;新一版,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
[2] 其中《圣教规诫箴赞》(含《十诫箴赞》、《克罚七德箴赞》、《真福八端箴赞》、《哀矜十四端箴》)等五篇,近有《耶稣会罗马档案馆明清天主教文献》(台北利氏学社,2002)第8册影印明刻本。
[3] 潘鼐汇编:《崇祯历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农政全书》,《中国科学技术典籍通汇•农学卷》(河南教育出版社,1994)第二册影崇祯间平露堂刊本。《选练条格》原载《守圉全书》,《徐光启著译集》影印。
此外如《顾氏画谱》中孙龙小传(上海古籍版《徐光启集•凡例》第40页,误排作“孙楼”),虽系徐氏手书,但不能判定作者,故未收录。
[4]《徐光启著译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除《农政全书》、《崇祯历书》、《灵言蠡勺》因卷帙过多未收,徐氏著译大致齐备,如《徐氏庖言》即采用法国国家图书馆藏明刻本照片,颇可订正《徐光启集》录文讹夺(据顾廷龙跋)。《著译集》第十六种为书简、第十七种为佚文,多系《徐光启集》未收者。
[5] 《守圉全书》卷三之一,仅见於傅斯年图书馆藏崇祯刻本。录文见汤开建:《委黎多〈報效始末疏〉笺正》,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20-221页。《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第32-33册影上海图书馆藏《守圉全书》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崇祯刻本,恰阙“卷三之一”。
[6] 黄体仁:《四然斋藏稿》,《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182册影印万历刻本。
[7] 著录见沈津:《中国珍稀古籍善本书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523-524页;杜泽逊:《四库存目标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第3021页。
[8] 曾雄生:《〈告乡里文〉:一则新发现的徐光启遗文及其解读》,《自然科学史研究》第29卷第1期,2010年,第1-12页。
[9] 王成义编著:《徐光启家世》,上海大学出版社,2009,第260-261页
[10] 《造物主垂象略说》,见《天主教东传文献三编》(学生书局,1984)第二册影印刻本。《辟释氏诸妄》,见《徐家汇藏书楼明清天主教文献》(方济出版社,1996)第一册影印钞本。录文见李天纲编注:《明末天主教三柱石文笺注——徐光启 李之藻 杨廷筠论教文集》,道风书社,2007年。
[11] 董少新:《在里斯本“发现”徐光启》,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680053/
[12]《试草》所录《忆江南梅花》七绝四首,第一、三两首《徐光启著译集》已据徐光启手书扇面影本录文。
[13]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明刻本,《四库未收书辑刊》第3辑第22册影印。
[14] 万历四十七年(1619),徐光启升少詹事兼河南道御史、管理练兵事务,天启三年(1623)升礼部右侍郎。参见《万历三十二年甲辰科进士履历便览》,上海图书馆藏明刻本。
[15] 另有《新编大明一统九边险要韬略世法》一卷,上海图书馆藏明刻本,著录为徐光启辑、王在晋评释。或亦托名之书。
[16](明)徐骥:《文定公行实》,见《徐光启集》,第551-563页。
[17] 万历间刻本,《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151-152影印。
[18] 第一、三两首又见《徐光启著译集》,徐氏手书扇面影本并录文,“白如雪”作“白於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