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清华:《基督教中国化原著选读》(2020)

avatar
avatar
ChineseCS
1437
文章
9
评论
2020年9月28日21:07:59 评论 74 1945字阅读6分29秒
岳清华:《基督教中国化原著选读》(2020)建设中国化的神学思想在基督教中国化中扮演着核心的位置,而在其中,神学教育又为其中的重中之重。神学教育既关系到对基督教汉语神学传统的承接,又肩负着向广大信众传扬健康有益的信仰生活的重任。以此观之,福建神学院的师生们在岳清华院长的带领下,以基督教中国化为指引,通过对汉语神学原著的深入解读,出版这一本《基督教中国化原著选读》,在中国基督教院校中开风气之先,有着重要的意义。

按学术界的通常说法,基督教有四次来华,因此,中国基督教的历史看起来断断续续。但是,如果考虑到汉语都是他们的写作语言,那么,各个阶段的汉语神学作品却又从总体上构成一个较为连续的传统。本书对基督教中国化原著的解读,即体现出这样的连贯性、整体性思路。

     如果以635年作为基督教进入中国的起点来算,基督教在中国已有近1400年的历史。中国基督教的历史起点甚至要早于不少的东欧和北欧国家。景教传教士用汉语书写的神学作品无疑构成了汉语神学的一个源头,本书解读的第一篇文献《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即为其代表作,值得汉语神学家们深入地进行研究和解读。其后,明末清初时期来华传教士和中国基督徒的作品,可谓汉语神学的重要定型期。今天中国神学乃至中国宗教的众多命题,即由这一时期的讨论延伸而来。19世纪基督新教入华后,尤其是20世纪初中国基督新教迈入本色化进程后,产生的新教神学作品卷帙繁多,一批本土的汉语神学家开始出现。他们的作品无疑是今天中国基督教神学的宝贵思想资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书对于新中国成立后神学作品的选读,显示出福建神学院的师生们在神学上的开放和包容视野。由于当代中国基督教研究的特殊处境,关于基督教当代汉语神学的建设,不仅为教会内的神学家们所倾心,也为大学内的宗教学者们所关注。他们虽然立场和目标有所不同,但却共同构成当前基督教中国化所应参考的思想方案。本书在当代汉语神学作品的选材上,就兼容并包地将教界与学界的思想方案都收纳其中,从而为当代中国基督教神学的建设拓展出一个多元而丰富的空间,这是尤其令人赞赏的。
     坚持基督教中国化这一方向,将从深层次上改变汉语神学的路径。它将有助于中国摆脱欧美式的当代神学话语,而真正推动汉语神学迈向一种以中国为枢纽的“全球基督教”(Global Christianity)研究。首先,它改变以往单一的从耶路撒拉到欧洲、美洲再到全球的基督教传播局面,使人意识到基督教从一开始就是从耶路撒路到亚非欧的全球传播局面。最初景教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属于第一个千年亚洲基督教的有机整体。耶稣会士于明末清初来到中国,也借助了亚洲基督教的既有网络。站在中国看基督教的来历,将推动人们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待基督教在全球的传播。其次,它要求中国基督教在当下的社会文化处境内,更加开放地面对普世的基督宗教思想资源,而非执着于某一个教派的神学传统。中国基督教具有多个历史源头,又要面对中国自身的多元族群和多元文化,因此,只有广泛地从全球基督教的各个宗派中吸取有益的普世资源,才能真正地实现基督教的中国化。神学思想的普世化和本地化,可谓基督教中国化的一体之两面。最后,它要求基督教在与悠久而具独特个性的中华文明进行深层次的互鉴对话过程中,吸收并转化中华文明的优秀传统,实现基督信仰在中国的“道成肉身”。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几大原创文明之一,亦构成当今世界几大文明圈中的重要一极,只有在与中华文明的对话中生成一种新的中华基督教,基督教才能在最真实的意义上可称为“全球基督教”。
     正如冯友兰先生对于中国哲学曾提出“照着讲”与“接着讲”的两大命题,对基督教这样一种悠久而多样的文明体系来说,任何处身于其中的人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对于基督教传统,如何“照着讲”?如何“接着讲”?如何实现从“照着讲”到“接着讲”?在目前阶段,福建神学院的师生们对这些基督教中国化原著的分析讲解,正是“照着讲”这个阶段的重要内容。事实上,只有先把“照着讲”做好了,“接着讲”才有可能。我们有理由期望福建神学院的师生在“照着讲”的过程中,能发现汉语神学历史的一贯脉络,发现其中的短板所在,并能借助神学院校所具的服务教会、既源于信众又归于信众的信仰生活经验等优势,为将来汉语神学的“接着讲”做好准备。在宗教工作部门的指导下,我们按照“依托普通高校优势资源,培养爱国宗教界高层次人才”的精神,于2017年在福建神学院成立了“中央民族大学宗教研究院福建分院”,并邀请一众知名的基督教研究学者们成立学术委员会,期望以此能为当代汉语神学研究、教育的创新提供学术助推力。

《基督教中国化原著选读》的出版,是福建神学院提升神学教育质量迈出的重要一步。我们有理由对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教育充满希望,有理由对汉语神学的未来充满希望!

中央民族大学宗教研究院  游斌教授

继续阅读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