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大全》中文版序言

avatar 2016年5月23日17:41:38 评论 7,074

《神学大全》是多玛斯最主要的代表作,这位被誉为“士林哲学的巨擘与导师”,从1259年间担任教廷神学顾问,开始撰写大全第一集,后在巴黎大学任教三年,完成大全第二集,回到拿坡里后,继续大全第三集前九十个问题的论述,直到1273年去世为止。雷巨纳神父将多玛斯的论作梳理成大全的补编,使《神学大全》详实讨论所有天主教信仰中的主要教义。七百年来,《神学大全》有世界各主要语言的版本,甚至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修订本的问世。多年来,华语的读者不断的关心询问与引颈期盼,直到现在,首次全套完整新译的《神学大全》中文版,即将由中华道明会多明我出版社与碧岳学社联合出版。
  一、碧岳学社是《神学大全》中文版的诞生地
  提起“碧岳学社”,学界或出版界也许会有些陌生感,在《台南教区的成长》一书中,有简略的介绍如下:
  碧岳学社的成立,是为响应梵二大公会议以后中国教会的呼吁,愿在神学本位化的工作上,贡献一点心力。
  中华民国五十九年,台南教区碧岳修院的孙静潜和周克勤神父,在主教的赞同与鼓励下,联合台北总教区的狄刚副主教和王秀谷神父,以及应邀至嘉义教区工作,但仍在台南碧岳修院任教的李震神父,共同发起创办一学术机构,从事于文化传教工作。几经开会商讨之后,于六十年二月宣布正式成立“碧岳学社”;选出周克勤和孙静潜分任总干事和司库,并敦请台南教区成世光主教为学社之监护主教。学社社址设于台南碧岳修院,惟与修院无从属关系,行政和经济等完全独立。
  学社以编印中文神哲学论著,并译介历代教父与圣师之名著为主旨。尤其是译介教父与圣师名著的工作,成为学社初期工作的重点。因为:一、这是一项冷门工作,不易为一般人所了解,但却是神学本位化中的重要一环,必须有人去做。二、我国未来的圣职人员,不再研习拉丁文,而现在能够阅读拉丁文神哲学著作的神父们,大都已届知命甚或耳顺之年。为了收事半功倍之效,必须充分利用现有的人力,积极地、尽快地来推展这项译介工作。
  学社成立之初,暂借碧岳修院的一个房间作为办公室,一切皆付阙如。首笔经费由监护主教捐赠,西德天主教主教团和科隆总教区相继数度慨伸援手,使学社渐有经济基础。民国六十六年,于碧岳修院内筹建新楼一座,专供学社使用。建筑费用大部分由西德主教团捐助,剩余部分由台南教区补足。
  学社成立后的最初二年,可算是工作的筹划及试行阶段。自民国六十二年七月起,工作正式展开,丛书开始问世,翻译教父及圣师名著的工作,大都能按原订计划进行。学社丛书至今已有十余种译著问世;系皆与教区闻道出版社合作,并以闻道出版社名义出版。目前尚有已完成之译稿约八百万字,学社将聘请专人审阅,并视经济能力,陆续予以印行。回顾已往,学社之能有上述小小成就,应感谢至仁天主的福佑,监护主教的关爱、辅导,西德天主教会的资助,以及学社同仁与社友的合作。今后学社仍将秉承初衷,继续为服务中国教会贡献绵力。
  碧岳学社的出版书籍,以介绍教父与圣师名著为主,至今已有多部奥斯定著作、多玛斯思想简介、历代教宗简史、教会法典注释与神学本位化等数十种,成果丰硕。
  中文版的《神学大全》是周克勤神父毕生最重要、最艰巨的工作。在他的邀约下,当年神哲学界的精英,以拉丁文为主、多国语言(德、法、西、意、英)为辅,全心投入大全的翻译工作;最后由周神父以简明清新的笔法,忠于原著又符合多玛斯平稳、逻辑性论述的风格,统整全套书的格式与内容。
  历时卅年的毅力与坚持的考验,青丝变白发,花果亦逐渐凋零,周神父于2007年2月辞世,未及见到《神学大全》的出版,留下如同当年多玛斯未尽全功的遗憾。
  闻道出版社的费格德神父毅然接下沉重的棒子,立即进行后续的工作。 《神学大全》补编最后的审阅工作,在曾经共同参与翻译与审阅的刘俊余教授协助下完成。
  二、催生《神学大全》中文版的推手
  《神学大全》中文版的翻译者有:刘俊余、陈家华、高旭东、周克勤、胡安德、王守身等六位神长、专精教会事务之学者。
  翻译第一册的是高旭东、陈家华(审阅者是李震、周克勤),第二册的是陈家华、周克勤(审阅者是刘俊余、周克勤),第三、四、五、六册的是刘俊余(审阅者是周克勤),第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册的是胡安德(审阅者是周克勤),第十三、十四册的是陈家华、周克勤(审阅者是刘俊余、周克勤),第十五册的是王守身、周克勤(审阅者是周克勤),第十六、十七册的是陈家华(审阅者是刘俊余)。
  诸位翻译者的学经历:
  周克勤(1925∼2007)︰西德敏斯特大学哲学博士,前碧岳学社社长
  李震(1929∼)︰意大利米兰圣心大学哲学博士,曾任辅大校长
  刘俊余(1927∼)︰宗座传信大学神哲学、法律三科硕士,高师大教授退休
  高旭东(1921∼)︰宗座传信大学法律博士、神学硕士,曾任教碧岳神学院
  胡安德(1911∼1999)︰北京大学国文系、英国伦敦大学英文系毕业,曾任教辅大
  王守身(1919∼1991)︰华南总修院毕业,曾任台南教区副主教
  陈家华(1921∼2000)︰两湖总修院毕业,曾任《教友生活》周刊总编辑
  三、《神学大全》中文版的套书结构
  《神学大全》总共讨论了113个题目,以3093节有系统的铺陈,在论天主的信理、论人行为的伦理、基督论和圣事论各方面分别细述,全部字数超过六百五十万字。
  整套书分为十九册,除了编辑部增加的导读手册与中文索引外,前三本为“第一集”,包括:第一册《论天主一体三位》(1∼43题,636页),第二册《论天主创造万物》(44∼74题,338页),第三册《论创造人类与治理万物》(75∼119题,522页)。
  “第二集第一部”也有三本,即:第四册《论人的道德行为与情》(1∼48题,475页),第五册《论德行与恶习及罪》(49∼89题,447页),第六册《论法律与恩宠》(90∼114题,371页)。
  接下来的六本书为“第二集第二部”,计有:第七册《论信德与望德》(1∼22题,287页),第八册《论爱德》(23∼46题,319页),第九册《论智德与义德》(47∼79题,363页),第十册《论义德之功能部分或附德》(80∼122题,476页),第十一册《论勇德与节德》(123∼170题,476页),第十二册《论特殊恩宠》(171∼189题,328页)。
  最后五本书为“第三集”,如下:第十三册《论天主圣言降生成人》(1∼26题,394页),第十四册《论基督之生平与救世事迹》(27∼59题,497页),第十五册《论圣事:概论、圣洗、坚振、圣体、忏悔》(60∼90题,584页),第十六册《论圣事:傅油、圣秩、婚配》(补编1∼18题,613页),第十七册《论肉身复活的问题》(补编69∼99题,加上两个附录,499页)。
  四、多玛斯《神学大全》中文版的文献记载
  第一次把《神学大全》翻译成中文是在明朝,由意大利籍的耶稣会士利类思神父主译(安文思神父合译),利类思与南怀仁、汤若望同时。在《明清间在华耶稣会士列传》(法籍费赖之著,梅乘骐、梅乘骏译,上海:天主教上海教区光启社,1997年11月初版)中,对利类思神父的生平有详实的描述,现仅摘录第272 3∼页记述他的墓志铭与著作:
  利类思神父西西里人,耶稣会四大显愿会士,来中国从事传教四十又六年(下缺二字),历尽艰险。在四川动荡的岁月里,首先入川传扬耶稣基督圣名,继而被拘禁关押,忍受饥寒侮辱鞭笞,不仅遍体鳞伤,又受缧绁之苦。虽毕生与死神搏斗,在困难危急之中,从未懈怠职守,始终以信心和喜悦完成任务。天主降生一六八二年十月十二日于北京逝世,享年七十六岁,在会六十年,生平对传教事业,既以言传,又以身教,著作等身,功绩昭著。
  利类思神父遗著有:一、《超性学要》,是圣多玛斯(阿奎那)的《神学大全》的中文译本,共三十册,附目录四册,目录全部译出,但大全正文只部分译出,有下列九篇:
  1.《天主性体》,论天主本性及其属性,共六册,其中四册于1151年在北京出版,时间在杨光先发难之前。据安文思神父记述:“中国学者极重视这部著作。有一位学者阅后感慨地说:这书对我们是一面镜子,使我们认识到我们学识的肤浅。 ”
  2.《三位一体》,共三册。
  3.《万物原始》,一册,论万物的真正起源,此书另有单行本,题名《物元实证》,用五项推理法证明天主实有,并解答两项难题。
  4.《天神》,共五册,1171年北京出版。
  5.《形物之造》,一册,论物质万物之创造,1171年北京出版。
  6.《人灵魂》,共六册,论人的灵魂,1177年北京出版。
  7.《人肉身》,论人的肉身,两册,1178年。
  8.《总治万物》,论宇宙的统治,两册。
  9.《天主降生》,论天主圣子降生为人共四册,内容分四个专题:“天主降生”,“圣母之圣论”,“耶稣降诞”,“耶稣行实之宜论”。
  与此段史实有相同的记载的是,前中央研究院士方豪神父所著的《中西交通史》第五册(台北:中华文化出版事业,民18,三版。 )第118页上记载:
  耶稣会士利类思节译“神学大全”,名为“超学要旨”:
  1151年,论天主性体六卷,论三位一体三卷,论万物原始一卷;
  1171年,论天神五卷,论形物之造一卷;
  1177年,论人灵魂六卷,论人肉身二卷,论总治万物二卷。
  1177年,另外有安文思译:天主降生四卷,复活论四卷。
  现今藏有全部者:察哈尔崇礼县天主堂,北京北堂图书馆,上海徐家汇藏书楼,大英博物馆,巴黎国家图书馆。
  近年来已经有重印本。
  “重印本”是指民国二十年上海徐家汇土山湾印书馆重印的版本。
  主徒会士张金寿神父也曾将《神学大全》第一册的内容译为中文,以《论天主唯一》与《论天主位三》两册的方式问世,由汾阳教区主教雷震霞作序,在1951年由上海上智编译馆正式出版。
  谢扶雅译的《圣多默的神学》,这本书是多玛斯《神学大全》、《驳异大全》、《论真理》、《论实有与本质》的选集,民国五十四年八月于香港基督教辅侨出版社发行。
  五、《神学大全》中文版的论述特色
  作为原典范本的《神学大全》,在篇幅、风格、思想等许多方面都有开创纪录的表现。就连在现今科学文明的时代,运用科技设备也是望尘莫及;许多思想的创建,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多玛斯的成就。
  现以下列五点简单说明《神学大全》的论述特色。
  1.忠于圣经、服膺真理:多玛斯熟读旧约和新约,经过深入的默想都能运用自如,在撰述上丰富且灵活的引证圣经原文,作为铺陈演化神学与信仰议题的基础,完全以圣经的教导为哲学思辨与逻辑推论的泉源,对圣经的引申与拓展,更加开扩后人的视野。
  2.符合训导、诠释信仰:教会对信理的教导,在多玛斯的诠释下益显清晰易懂,有如圣保禄宗徒对于福音主旨发挥细腻的书信,并且更较有系统、更周延、更具理性思维、条理清晰的论述,设身处地的替人消除迷糊与疑惑,他的思想就是类似信理的明确意见,不但可作教科书,更可以用来作每日的默想题材。
  3.博学多闻、融贯各派:他对当时的学派与思想都很有研究,师承亚里斯多德、容纳柏拉图观点、结合新柏拉图主义,并与亚威洛哀等多位阿拉伯哲学家对话,例如:在第一册里,引用超过21位作家的作品,引证的亚氏著作就有11本、奥斯定的著作有28本、热罗尼莫有3本、狄奥尼修有5本、波其武的有6本之多,他的思想体系成为西方正统哲学的集大成者。
  4.推陈出新、连接天人:他有超强的综合力,能把零散的要点、不完备的思考,组织并架构成连贯而庞大的体系,使其不断推陈出新的原创性更有可读性,多玛斯的心灵融合圣经启示与哲学传统,其精辟的见解,实有承先启后的作用,给后世展开天人之际的宏观与光明大道。
  5.文字流畅、浅显易懂:《神学大全》的用词通俗,很少用艰涩的专有名词,论述由浅入深架构分明,鞭辟入里如行云流水,阅读起来十分口语化,中文版的文字亦是如此,这与译文总整理的周克勤神父细腻性格有关,看得出周神父的文学造诣与所耕耘的深厚功夫。
  结语
  曾被誉为第二个一千年中,对人类文明历程最有贡献的著作之一,精邃渊博、包罗万象、无微而不至的《神学大全》确实持续发挥着光芒,在天主教的信理神学与其相关方面,再没有人比他所讨论的问题更多,也没有再坚强的原理、再有力的证据,也无人说得更透彻而本然、更谨慎而精辟、更绝妙而纯全,成为讨论整个人生问题的完善宝库,其诠释与论述方式仍然符合科学的要求,不会随着历史的潮流与时空的变迁而褪色,反而更凸显出人类理性对天主的认知和努力,建立起天人紧密联系的共融关系,照明我们通往永恒、幸福与和谐的道路。

圣师多玛斯及其代表作《神学大全》
    潘小慧
    辅仁大学哲学系所教授兼主任
    辅仁大学士林哲学研究中心主任
    
    多玛斯的哲学一种永恒哲学
    
    1879年8月4日在恢复天主教哲学会上,教宗良十三(Leo XIII)颁布《永恒之父》(Aeterni Patris)通谕,作为整个士林哲学复兴运动的一个指标。当时,多玛斯(St. Thomas Aquinas, 1224/5~1274)被尊为“士林哲学博士的巨擘与导师”(the prince and master of all Scholastic doctors);教宗还正式宣布多玛斯的学说是“天主教至今唯一真实的哲学”。多玛斯的哲学,并不是中世纪唯一的哲学体系,也不是今天唯一的哲学。声言一种“永恒哲学”(philosophia perennis),是说在这个变动不居和发展无常的宇宙里,实有一个永久不变的形上基型,可以为人所知的,也可以由人来述说的。可是我们并不能因此说,某人曾把它真正完全无遗地都认识了。 “永恒哲学”的这个概念,更好说是一个表示在发展中的认识的概念,而不是一个表示静止的、已经一劳永逸地得到的知识的概念。纵使如此,我们仍能设想:多玛斯哲学,一个距今七百多年的哲学、而且是西洋哲学,还能给我们当代中国人什么样的启发呢?笔者以为,多玛斯哲学精神之所以不朽,除了建基于温和实在论(moderate realism)的衡平稳健的理论架构,能公平对待实有/存有的各个面向,无所偏颇外,恰正在于他的“对话”(dialogue)式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话”式的写作风格,使得他的学说如当代西洋哲学史家柯普斯登(Frederick Copleston, 1907∼1994)所言“是生活而(且是)不断发展的思想运动”。十三世纪时,多玛斯不断与亚里斯多德对话,与当时学者、学生对话,他的著作又和后世读者对话,也与受儒道释文化影响下的当代中国人对话,进而引导出中西哲学彼此可有的沟通与对话。其中,《神学大全》就是最佳代表作品。
    
    他人眼中的多玛斯
    
    巴黎大学哲学院修函总会院如是说:
      宇宙之中的卓越的晓明之星,世界光明的辉耀,并且,更正确地说,他比日月之光还要显著。天主把他赐予世界,只是为着一种特殊的恩惠并且只为一段时间;但是只看他的生平,我们甚至相信大自然竟使他为揭露她自己的秘密。
    
    二十世纪多玛斯学说权威赛迪琅琪(AD Sertillanges, 1863~1948)如是说:
      与雅尔博为伍,则努力奋发,再接再厉,而以圣多玛斯为师,则有一种别有天地的安全感。雅尔博确是伟大,而他仅是一代哲人,圣多玛斯则永垂不朽。
    
    二十世纪西洋哲学史家柯普斯登(Frederick Copleston, 1907~1994)如是说:
      多玛斯的生命是一个奉献于寻求真理且辩护真理的生命,也是一个深奥性灵所充满、所激发的生命。
    
    当代多玛斯学者玛丽.克拉克(Mary T. Clark)如是说:
      认识多玛斯就等于认识了中世纪中最好的、最有能力的、而且是最具现代性的心灵,因为多玛斯既是超时的又是合时的,他是适于所有时代的人。
    
    多玛斯的多重身分:是教师,是圣徒,是神学家,也是哲学家
    
    多玛斯不到半百的毕生,扣除早年被拘禁的意外偶发事件、经常性的游走,以及牵涉到的信仰或哲学上的争辩,除了教学,就是研究。所以多玛斯的工作其实就是他的生活、他的生命,他的生命是内在的生命,一种心灵的与精神的生命。在中世纪,多玛斯集合了所有希腊、希伯来、犹太的哲学思想,基于传统的所有学术成果,创建了此一时期以“士林哲学”(拉丁文:Philosophia Scholastica;英文:Scholastic Philosophy)为主导思想之最伟大的哲学系统。在中世十三世纪的思想中,若说大雅博很博,知道很多;波那文都拉有内心的真诚;东斯哥德(Johannes Duns Scotus, 1266/74∼1308)知道逻辑的细微;那么多玛斯就集合了他们所有的长处。几乎在每个重要哲学课题上,多玛斯都贡献了不少的智慧与心力。虽然,除了哲学家外,多玛斯同时也是—而且主要是—一位神学家,但这并不妨碍他哲学思想的正确性与真实性。虽然,许多问题的研讨显示出多玛斯在有神论的影响下,关心基督宗教的处境,也会特别讨论基督宗教的事物或道理。事实上,多玛斯的目的之一,的确想证明,基督徒的信仰立足于理性的基础上;而哲学的原理,并不一定使人对这世界,抱有一种明显或不明显地与基督宗教的信仰互相牴触的观念。换言之,多玛斯可以说是一位教师,一位圣徒,一位神学家,也是一位哲学家。
    
    多玛斯的代表作品:《神学大全》
    
    在学术界,通常我们将多玛斯视为一位教师。多玛斯作为一个教师及作家的生涯超过了二十年(1252~1274)。但他在仅享年49岁的有限生命中,却创作出一百本左右结构严谨、论证缜密、屡见创造思考的著作,着实令人惊讶与敬佩!多玛斯以他高超的分析及综合天才,特有缜密周延的辩证方式,以及中世纪“以一切衡量一切”的整全观照,参与造就了典型的中世纪“士林哲学方法”(Scholastic Method) :“尖锐地揭示问题所在,概念清楚,推理时应用逻辑方法,用词一丝不含糊”,巨细靡遗地阐述与揭示宇宙与人性真理。无论在哲学理论上或在实际应用上,多玛斯都提供了一百科全书式的典范,值得后学一再学习与研究。
    多玛斯的作品有多种分类方式,有一种说法是约可分为神学作品、注释、小品(Opuscula)或短篇论文,及问题辩论(Quaestiones Disputate)四种。其中,《神学大全》(Summa Theolgiae或Summa Theologica ,简称S.Th., 1266~1273)是多玛斯在大学讲堂中有系统的讲义,他从1266年开始撰写,直至1274年去世时仍未完成。此大部头的著作使得多玛斯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朽。虽然他谦称这只不过是一部为“初学者”(beginner)使用的关于基督学说理论的指南手册或导览之类的书,事实上它以相当完备且科学地、有系统的方式阐明了神学,同时也讨论了哲学和神学所有综合的问题。足堪为多玛斯最主要的代表作。
    
    《神学大全》共分三集,加上一卷补编。第一集(Prima Pars)是多玛斯在义大利任教廷顾问期间写成(1266~1268),第二集的第一部(Prima Secundae)以及第二集的第二部(Secunda Secundae)都是在巴黎大学任教期间写成(1269~1272),第三集(Tertia Pars)则是在义大利那不勒斯大学任教期间写成(1272~1273),补编(Supplementum)则是早期的一些作品所集成。全书的三大部都是按照中世纪大学教学论辩方式和当时教材的体例编写的,不分章节,只列有问题题目(Quaestio; question),每个问题题目之下分若干论题(articulus; article ),论题数不定,有的问题少则一论,多则十几论(16论)。例如第一个问题“论圣道(神学)的性质和范围”,下设十个论题:第一论“哲学学科之外,是否还需要另外一种教学或学问?”第二论“圣道(神学)是不是学问?”⋯⋯第二个问题“论天主—天主是否存在”,下设三个论题,第一论“天主存在是不是自明的?”第二论“‘天主存在’是不是可以证明的?”第三论“天主是否存在?”每个论题(article)的结构均为四个段落:第一段首先列举出数个与此论题相反观点的反对意见或问难(Objection);第二段以“与此相反”或“相反地”(Sed conta; On the contrary)开场,根据作者多玛斯的观点引经据典,引述者多为基督教义、教父们的论断或亚里斯多德的言论;第三段以“我回答”(Respondeo dicendum quod; I answer that)明白地阐述多玛斯自己的主张与分析;第四段则以“回答异议……”(Reply obj.1. ……)逐条逐项地回应第一段所列举的反对意见或问难。多玛斯以论理分类、分析、辨别、引证、反驳、综合、解答等方式,将这部神学与哲学的条理,连续不断地讨论。
    
    全书第一集(Prima Pars)细分为119个问题,讨论天主的存在,天主的特性,天主三位一体,天主创造世界、创造天使、创造人类。有时论及人性,论及人的知性能力和极限,还有天使和人类共同拥有的善恶问题。第二集篇幅超过全书的二分之一,第二集的第一部分(Prima Secundae),探讨人生的目的、人性行为、人类感性生活、法律(诫命)和恩宠,共有114个问题。第二集的第二部分(Secunda Secundae)析论人性在伦理学上的各种德行,像三种超性之德信、望、爱,四种本性之德(四枢德)智、义、勇、节等;同时亦探讨人生的各种生计、各种职业及生活方式,共有189个问题。第三集(Tertia Pars)则进入神学启示部分,首先就是天主降凡成人的耶稣基督其人其事,再来就是人性的完美如何透过教会,以及教会中的圣事,达到天人合一之境。在各种圣事中,特别关怀洗礼、成年礼、圣体圣事(圣餐)、悔罪等。此集计有90个问题,是全书中最短的,也是多玛斯未能亲笔写完的一集。前后三集,共512个问题。补编(Supplementum)则主要为神学问题,继续探讨四项圣事,涉及来生来世,尤其注重复活奥秘。
    
    多玛斯的哲学使命与特色
    
    多玛斯的终生任务为何?在《驳异大全》一书的开头他便表明了:“我很清楚我生命中第一要务,当然是让上帝通过我的一切言说感受展现出来。”所以对于大学教授多玛斯,就像对主教奥斯定(St. Augustinus, 354~430)一样,“神学”(theology)是对上帝的负有责任的言说。中世纪哲学(史)权威、也是多玛斯学者祁尔松(Etienne Gilson, 1884~1978),主张阐述多玛斯哲学的正确方法是根据多玛斯神学的秩序来做阐述。多玛斯是一位有基督信仰的神学家,他的哲学必须关连于神学来考虑。因此,如果说多玛斯是一个哲学家的话,那么他是一位天主教/基督徒哲学家,多玛斯哲学更好说是一“基督宗教哲学”(Christian Philosophy)。
    多玛斯的哲学,包括伦理学,基本上承袭了他所屡屡尊称的“那位哲学家”(the philosopher),即亚里斯多德的基调,同样也采取某种幸福论(Eudaemonism)以及目的论(Teleology)的观点,而且他对于人类行为目的的理论,在某些方面也是主知(智)主义(intellectualist)的。但多玛斯除了是个哲学家,也是个信仰基督宗教的神学家,虽然他力求理智与信仰、哲学与神学的清楚划分,然哲学研究的终点,仍不免遭遇神存在的终极问题。在多玛斯有神论的观点之下,伦理的最终目的在于光荣天主(glory of God)、获得“真福”(beatitudo; beatitude),即理智的享见天主(vision of God)。一切自然界或本性界的现世之善,包括伦理善,都不以现世作为归宿,人由于来自神,最终也应回到祂那里去。多玛斯的理论在此与亚里斯多德的理论之间有了相当大的差异。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是人类行为在此生中的伦理,他所说的幸福,多玛斯称之为不完美的、暂时的、此生中所获得的幸福;而这不完美的幸福是完美幸福的进阶,完美的幸福只能在来世中获得,而且原则上只能在于享见天主。
    多玛斯以为人的幸福唯有透过与上帝的合一才有完美的可能,这也是多玛斯哲学作为一种基督宗教哲学,主张将真正的幸福置于与无限的存有、超越世俗世界的存有合一之基调。这提醒我们:人的确是有限的,理智有限、意志有限、能力有限,人的自大自满正足以毁灭人,人外有人固然不错,人外尚有天哪!这个“天”可以是中国哲学的“皇天”、“上帝”,也可以是位格之“天”,也可以是基督宗教的“天主”或“上帝”,或是伊斯兰教的“阿拉”。总之,认清最终目的之“幸福”的意义与内涵,在此生此世我们必须努力获致,尤其关注德行的满全,因为“德福一致”之故;但也须注意幸福也不是单靠人自身之力即可达致的,我们也须敬畏上帝、造物主或超越界。 “幸福”的真谛,就在神人关系的满全与和谐!多玛斯哲学给了我们意味深长的启发。

介绍周克勤神父所译圣多玛斯《神学大全》
  邬昆如
  
  周克勤神父已于2007年3月24日蒙主恩召,返回天家;享年八十又三。天主教会、神学界、哲学界皆痛失英才、痛失导师、痛失良友。
  周神父著作等身,其早年大着《道德观要义》三巨册(台湾商务印书馆印行),融通了中西伦理道德的各种学说,特别是比较基督宗教与儒家的道德观,并设法加以融通。
  周神父身为神职人员,有其深沉的宗教情操修练;其灵性生命较一般知识分子,更接近圣多玛斯,因而由他来翻译《神学大全》,再适合不过。
  圣多玛斯著《神学大全》,绝不只是要表达其思想而已,而是其整体生命的表露,更是其灵性生命的外显。圣人在这大部头的著作中,所花的心血,乃是其毕生的精力;甚至,书写到逝世前不久,才封笔。事实上全书尚未完成。
  《神学大全》虽以“神学”命名,实则乃“哲学”和“神学”全方位的探讨。书的前半部是哲学,后半部才是神学。两半衔接处,说明哲学用理性,神学用信仰;理性停止的地方,信仰开始;哲学停止时,神学开始。因此,哲学乃神学的先导(Philosophia praeambula Theologiae),甚至有人戏称:哲学乃神学的婢女(Philosophia ancilla Theologiae)。
  《神学大全》全书不平均地分成三大部分,而且以“问题”(Quaestio)的方式,先解释问题的题旨,随即提出对这问题的多方意见;正、反的意见都收集完备;然后圣多玛斯自己提出见解,并详细列举证明。
  书的第一集由119个问题组成:讨论了天主,其存在及某些特性,以及一些活动。此部分乃理论哲学。
  书的第二集第一部,有114个问题,乃实践哲学部分。
  书的第二集第二部,共有189个问题,延续实践哲学。并开始进入神学的领域,探讨教义中非常深奥的“基督论”(Christology)。
  书的第三集,共有90个问题,紧随着前面所开展的神学问题。
  《神学大全》的成书年代相当长,从1265年到1274逝世那年。其中,绝大部分为课堂上的讲义。从巴黎大学开始,分由不同地方,撰写不同章节。书的第一、第二集,是在1265至1271/2年完成;第三集是在拿不勒斯(Naples)于1272/3年完成;但教仪部分,即圣事部分,七件圣事中只完成四件,写到“悔罪”部分时,因圣人没有犯罪的罪恶感,故而写不下去而封笔。
  《神学大全》全部用拉丁文写成;由于作为讲义用,故文法结构非常简易,使学生易读易懂。
  周神父的拉丁文造诣:少年时的修道院三年文法,三年文学;大修院的三年哲学,四年神学,读、写、听、讲、辩论,全都用拉丁文,执笔翻译圣多玛斯的《神学大全》,可谓驾轻就熟。当然,许多中文译法,还是会见仁见智。何况,周神父在译《神学大全》的十二年攸久的岁月中,辅大出版社的《哲学字典》,《哲学大辞书》,《神学大辞典》等,也才相继出版,相互间不一致的情形,多所难免。不过,吾人既接手完成出版周神父的遗著,自当负责尽力而为,在译文专有名词(人名、学术名词)之后,加上括弧,内加《字典》所通用的词汇,一来尊重译者的“智慧权”,二来也给予修正,符合一般的用字习惯。期使一般不识拉丁文的同胞,亦能用中文读懂圣多玛斯的代表作;而在自己的灵性生命中,与圣人相遇。

神学学术界重要的一大步
  贺多玛斯·阿奎那《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中文译本
  耶稣会谷寒松神父
  
  有关多玛斯.阿奎那
  十三世纪中叶,巴黎大学有一位年轻的神学教授,个性沉默,为人温和、良善。人们送给他一个外号:“哑牛”。但是他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已经崭露头角,他就是中世纪最富盛名的神学家和士林/经院神、哲学家、道明会会士多玛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约1225~1274)。这位伟人最大的贡献,就是将亚里斯多德(Aristoteles,384~322)的哲学思想,带入基督宗教神、哲学领域中,成为士林/经院神学(scholastic theology)的巨擘。
  多玛斯.阿奎那生于义大利罗课什卡(Roccasecca)的阿奎那城堡(Aquino castle),自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有体系的研究哲学。西元1256年,在巴黎与义大利士林/经院学派神学家、神秘学家、方济会会士波那文都拉(Bonaventura 〔Giovanni di Fidanza〕,约1217~1274)同时毕业,考得硕士学位。随即留在巴黎大学任教,三年后回义大利,执教许多著名大学,教学期间,结识了亚里斯多德哲学专家摩尔柏克(Wilhelm von,Moerbeke,1215~1286),并且从摩尔柏克处获得所有亚里斯多德的著作,从此专研于亚里斯多德哲学。 1274年在往里昂第二届大公会议(Council of Lyons II 1274)途中逝世,享年五十岁。死后被封为“天使博士”(Doctor Angelicus)。 1657年教宗碧岳五世(Pius V,1566~1572)宣布为教会圣师(Doctor of the Church);1879年教宗良十三于《永远之父》(Aeterni Patris)通谕尊为“众学者的领袖和导师”(DS 3139)。
  多玛斯.阿奎那
  多玛斯.阿奎那所处时代,是天主教会处在一个变化多端的世代:一方面,各方思想潮流冲击激荡不安,如:神恩复兴及热衷神秘主义;另一方面,则是在都市发展及亚里斯多德(Aristoteles,384~322)著作流行,并对新兴社会及理智产生挑战的世代。此时多玛斯.阿奎那这位大思想家,适时做出教会最需要的回应。
  多玛斯.阿奎那的神修是神学家的神修,他修持甚严,幼时曾在蒙第.卡西诺(Monte Cassino)的本笃会隐修院(Benedictine Abbey)的学校,开始早期教育,学会祈祷和研读圣经,练就一套本笃会规的沙漠教父修行工夫:独居深思、严守静默、酷爱禁食、持续静观和谨言慎行,造就了他缜密的神、哲学思维,并写出多项流传至今的巨著。
  多玛斯.阿奎那《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的中译本《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是多玛斯.阿奎那最具代表性的著作,亦为基督宗教自中世纪以来最重要的神学教科书,亦是一本将神学的知识加以论证和系统化的书籍。全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天主/上帝/神(God);第二部分,论述了人的行为;第三部分,论述了耶稣基督(Jesus Christ)。本书是以亚里斯多德式的逻辑,从哲学的认识论/知识论(epistemology)、本体论/存有论(ontology)的角度,深刻地阐释天主/上帝/神、精神/灵魂、伦理/道德、法律和国家。
  
  今日,由于神学学术思想典范(paradigm of thought)的转变,多玛斯.阿奎那以着重“本质”(essence)与“存有/实有”(Being)的实体形上学(metaphysics of substance);日益趋向以着重“临在”(presence)与“过程”(process)的关系形上学(metaphysics of relation),补充以实体(substance)及附体(accident)为思考的基本范畴,而更以“关系”,即互动、共生、交往、相遇、相互寓居、互相渗透等的范畴为主要神学思辩的进路,来肯定人与天主/上帝/神之间的关系。这并非否定传统实体形上学的需要与价值;而是尝试以另一种角度,补充天主/上帝/神与人和宇宙万物的更深一层的关系,使其视野(horizon)更宽广、更细致。
  
  早在1637年,义大利耶稣会会士利类思(Ludovico Buglio Louis,1606~1682)来华传教,做德国耶稣会会士汤若望(Johann Adam,Schall von Bell,1591~1666)的助手。曾于1654~1679年间,翻译多玛斯.阿奎那的《神学大全》,取名为《超性学要》,共三十册,附目录四册。今日,中华道明会,将多玛斯.阿奎那的《神学大全》,以新的语言、新的思维译为中文,使21世纪的人类,能享受这部神学巨著,实在可喜可贺。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