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教会学校调查

  • A+
所属分类:网络时文

http://news.ifeng.com/shendu/fhzk/detail_2012_02/24/12764276_1.shtml

中国大陆某省级城市郊区,一栋不起眼的三层建筑里,每天早上八点以后,就有孩子陆续地从家里来到这个位于普通商业区的基督化教育学校,在那里度过一整天,直到下午四点以后,才陆续离开。

学校没有挂牌,建筑周围也无任何指示性标牌,附近其它单位的工作人员,从不知道,这里原来有一所学校。

据2010年大陆社科院公布的抽样调查显示,当前大陆有基督徒2300余万人,这个数字每年还在不断往上攀升。即便大陆官方当前对教会办学并未完全放开,大多基督化教育学校也选择低调行事,但随着基督徒数量和家庭教会的逐年增加,基督化教育的学校发展之迅速,已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学校里的课程

七年前,女儿在基督信仰氛围家庭环境下,初长成四岁,到了入幼儿园的年龄,林开元认真思考起女儿的教育问题。上世纪80年代在京城就读高校、如今已是虔诚基督教徒的林开元,对公立学校的教育与基督教信仰的冲突深有体会,如果和邻居一样把孩子送入社区的幼儿园,必然给孩子未来的成长带来很多问题。

就在这时,由于妻子曾有在一家国际学校的教学经历,当地一家基督化教育的学校邀请林的妻子去做兼职老师,顺便也把孩子带到那里去上学。但由于与支持该校的教会在基督信仰理念上面的一些分歧,林并没有答应,他和他带领的教会同工们却因此受启发: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自己开一家?

当时,基督化教育在大陆才刚刚萌芽。就在那之前两年,广东才有了大陆第一家吸收中国学生的基督化教育学校。

经过一番考察,林开元认为,中国基督化教育最好的一种模式是ACE。2004年,林开元和同工们,几乎是完全依照ACE的模式,在上述城市郊区一座三层建筑里,悄悄建立起了一所基督化教育的学校。

ACE,它是快速基督化教育(Accelerated Christian Education)的缩写,为美国著名教育家、国际基督教育事工侯维德夫妇于1970年自发创立。过去的四十多年来,这套课程系统已在135个国家4000多所学校被采用,培养了数以百万计的学生,使用ACE课程的学校毕业生,已经被接受在世界各地1500多所学院和大学入学。

作为教会的带领人,年近40的林开元是其所在基督化教育学校的督导。ACE系统的学校,通常都会设置督导这一职位。由同工会推选出来,代表同工会,每年都要向同工会提交一份报告。除了属灵上的监督之外,督导还负责学校的财务审查。

林开元督导的基督化教育学校占据了差不多两层楼的面积,顶层还有一个小小的运动场。三楼是主要的学习区域。推门进去,大厅是学生们休息时公共活动的空间。进门正对面,是校长和督导的办公室,左侧是老师们的办公室,其余的房间,大多用做不同年级的学习中心。学习中心的陈设不同于传统公立学校教室课桌前后整齐排列的形式,而是围绕房间的四周,给每个孩子安排了属于他自己的办公区域。

每天早上八点,林开元会准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随后带领老师们进行半个小时左右的早会。每周一,他会和学生做一次集体分享。

2011年12月26日这天星期一早晨的分享以一个故事开始:一位主人和他的小狗一起不幸蒙难,都想进入天堂,到达天堂门口时,却被天使告知,他们中只有一位可以进入天堂,另一位则要跌入地狱。天使决定让主人和他的狗赛跑,跑得快者升入天堂。本来主人觉得无望了,自己两条腿怎么跑得过狗的四条腿呢?但出乎他的意料,无论他跑多快或者多慢,狗都总要慢他一步。天使看了很生气,觉得主人阴险狡诈,用人的智慧控制了狗。直到二者再次到达天堂门口,狗还是落后主人一步。就在这个时候,主人向他的狗伸出手,说:“请进去吧,你一直顺服我,听我的吩咐,进入天堂的应该是你。”

林开元以这个故事教导孩子们,学会顺服是件很荣耀的事,顺服老师、父母,接受调遣,是一个基督徒应该具备的品格。

分享结束后,孩子们才正式进入学习中心开始一天的学习。ACE课程体系根据学生个人的学习能力,而非年龄来决定其学习的水平级别和课程的安排。学生要先接受学业诊断,然后根据其学习能力开出课程处方。学业课程被划分成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学习目标,学生通过做易懂、易学、易操作的单元式学习册来实现目标。这些学习册被称作PACEs,每一本PACE相当于课本的一单元。

每项科目的每一水平级有12本PACE。PACE把圣经的品格教育及做人原则融入各科的学习内容中。每天开始学习PACE前,学生先浏览学习目标、将要学习的概念、一句圣经经文和一个与经文相关的美德。这样,学生自始至终都很清楚对他的要求是什么。

目前,林开元所在学校算是规模较大的一所基督化教育学校,六七十个孩子中,小的只有三岁,大的也到了十七八岁,结果共有六个学习中心:两个幼儿学习中心、两个初级学习中心、一个中级学习中心和一个高级学习中心。平均每十二个左右的学生,就配备了两位老师,其中一位指导他们的学业,叫学监,另一位教务助理,主要提供学生们的日常生活所需要的帮助。学生希望获得学术上的指导时,可以在办公桌右侧插上教旗,若需要生活上的帮助,则插上国旗。为均衡分配在每个学生身上的时间,也培养他们珍惜时间的品格,一轮下来,每个学生只能获得五分钟的学术帮助,学监到达他身边时,会放上一个闹钟,并开始计时。

学习中心靠窗位置,有一个答案台,六个分柜分别放着六个科目的答案册,它们是:基础教育、英语词汇、数学、文学、科学以及社会学。每门课程都有四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学习完成了,学生就要主动向老师申请去到对答案台校对自己所完成的作业,错了就要打叉,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学习区改正错误的地方,并注明找到正确答案所在的课本页数。一位公立学校转过来的孩子,一开始不习惯自己打分这种方式,也不理解同学们为什么那么傻,不去偷看后面的答案。在学生觉得都掌握了这些知识点后,就可以向老师申请口试。口试通过之后,再批准他下个单元的学习;如此完成四个单元学习后,学生再向老师申请整本课本的自我测试,在学生感觉基本上都掌握了整本课本的知识点后,就可向老师申请考试了,而在老师对他进行整本课本的口试提问后,也感觉他可以进行第二天的考试,老师就将学生的课本收回,这样可以避免学生连夜强化记忆。第二天,老师发给学生试卷,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老师批阅后通过的成绩就会被记入学生的学籍档案;并批准他申领该科目下一本课本的学习.而没有通过考试的学生则须对该课本重新再学,直到再次通过考试为止.。

除文学难一点,只需达到88分以上外,其他科目必须达到90分以上才能继续往前学习。从每一学年开始时计算,每当一个学生累计得到10个100分后,就进入1000分俱乐部,得到20个100分,就进入2000分俱乐部,这是特殊的荣誉,学校会给每个进入俱乐部的学生颁布证书。

在ACE学习中心,学生每天花三到四个小时学习他自己的课程,中间还穿插着课间休息,分小组或小班上课以及课外活动。孩子对他的学习承担责任并可以挣得一定的特权,这些特权包括不需要经过许可就能去核对答案的特权、额外的休息时间等。

如果学生缺席一天或者更多时间也不要紧,回到学校后,他只需要在他中断的地方继续学下去,如果家庭要搬家,孩子通常可以转学到其中一所这样的学校。

为了加强学生的中文教育,林开元基督化教育学校专门聘请了一位教中文的老师王惠凌。中文教育主要参照当前大陆公立学校的教材,只是从中更正一些与基督信仰不相符的内容。

学校还有一个特色是设立了“学校商店”,里面的商品要用“学校货币”来购买。而“学校货币”是学生在学校有突出表现后获得的奖励。“学校商店”里的商品,一般由学校购买,也有的来自家长捐赠,价格通常不高于十元人民币,一百个学校货币,相当于一元人民币。

林开元认为,学校教育只是家庭教育的延伸,他鼓励家长多参与学校的事务。比如,学校从台湾订购了一批如何建造孩子品格的书籍,不仅由老师带领孩子学习,还举办家长学习班,每个礼拜邀请家长到学校来学习一次。学校也邀请一些有特殊技能的家长,来给孩子上体育或者手工课等。

基督化教育学校全国40多所

在1949年之前,中国大陆的教会办教育曾显赫一时,北京就有汇文、贝满、潞河等著名基督化教育学校,这些基督化教育学校水平之高,往往让国立的学校亦望尘莫及。但在1949年之后,信仰成一统,基督化教育被中断。

近半世纪来,ACE在全球已经成为一套成熟的自我指导式课程体系,尤其适合学生年龄差距大、难以统一安排课程的学校。当前正处在发轫期的中国大陆基督化教育学校,普遍形制、规模比较小,规模最大的有80多人,最小的不到10人。因此,多数都选择了使用这套操作性很强的课程体系。

据本刊记者了解,中国大陆如今已经有40余家ACE系统的基督化教育学校,以广东、北京最多,各有五六所。其余分布在昆明、大连、上海、南京、重庆、成都、温州等地。

这些基督化教育学校,有着三种不同的形态,一种是基于家庭教会,通常由教会的带领人来担任学校督导,学校一些活动,都有该家庭教会的同工共同参与。林开元所在学校,即是如此。

第二种不只是基于某个家庭教会,所有的孩子都来自基督徒的家庭,他们可能分属不同的家庭教会,学校的活动也没有第一种那样的教会同工参与。这种形态占了基督化教育学校的大部分。

第三种近乎是家庭教育模式,由几个有基督化教育需求的家庭自行组合,他们自行挑选教材,带领孩子学习。

随着大陆基督化教育学校的数量递增,2008年,ACE在香港注册了中国办事处,在上海设立办公室。每年,ACE都会开展对采用这种课程体系的学校督导、校长和老师的培训。中国办事处的设立,使得这种培训不必再去位于菲律宾的亚洲总部,而在中国本土就可以展开。

以督导培训为例,每年有两到三次密集课程。其中有三门课程已经翻译成中文。每年一次的教师大会,则将全国ACE学校的老师集中在一起,由美国总部的教育专家来授课,既有教育专业课程,也有属灵的训练。大课堂之后,是按专业分组的学习。这两年,增加了中国讲员的比重。

ACE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每年会到每个学校做两次访问,一般是四个人,按照华北片、华南片等不同片区,两个一组,到学校观摩和指导,帮助解决教学上的难题。美国总部则每年安排一位专业人士,到每个学校访问一次。一般会到深入班级至少两天时间,然后给出一些改进的建议。

ACE的官方宣传片用这样一幅图来表述其教育理念:一头驴拉着一辆马车,驴前方伸出的一根棍子上,悬挂着一根胡萝卜,驴想吃那萝卜,所以往前移动要得到它,驾驶马车的人一直掌握着进程。也就是说,在ACE课程体系里,学生学习上的进步其实是掌握在控制、鼓励和激发孩子的人手中,取决于学生个人得到的爱和关注。

每年一次的全国学生大会,九岁以上的学生都要参加。在这个大会上,鼓励学生参加“奥运会式”的活动项目,包括体育、文艺、舞台剧、音乐、讲道、木偶等各个方面,让学生展示各自不同的才能。

目前,一些相对成熟的ACE学校,也会给其他刚采用ACE课程的学校提供支持,给学校的督导和老师们实地见习的机会。

基督化教育学校的不安

去年12月末,一位来自浙江的家长来见林开元,希望自己14岁的儿子能进入林所在的这所学校就读。但林犹豫了,他觉得14岁的孩子大了些,若孩子贪玩或不听话,不好管。他没说出口的担忧是: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可能会给学校带来麻烦。因为在这里,所有的问题,都只能在学校内部解决,而不能诉诸法律。

为此,学校每收一个学生都非常慎重,要求必须家长一同来面试。林开元要求家长必须认同学校的教育理念,并且能够和学校一起来应对学校可能出现的不理想状况。

中国大陆执行“大一统的九年义务教育制”,不可以成立有别与公立教育的任何全日制的学校。就目前来看,有的基督化教育学校以“艺术学校”的名义注册,有的以“家教中心”或者“早教中心”的方式进行注册。政府如果查处,所依据的理由往往是这些学校或中心存在超范围经营行为。

因为ACE的课程体系与公立学校完全不同,所以一旦进入基督化教育学校,就很难再回到公立的系统里面。这就要求家长在送孩子来基督化教育学校之前,必须有足够的信心。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灰色地带,政府前来施加压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基督化教育学校有些孩子是从公立学校转学过来,但原先公立学校的老师一直追问家长,孩子转学去了哪里,并希望开出接收证明。因为根据《义务教育法》,家长必须保证孩子接受九年的全日制教学。可事实上,基督化教育学校并不具备开这个证明的资格。面临这种困难,有的家长只好跟学校说,是在家自己教。据了解,也有家长干脆就保留公立学校的学籍,也交学费,但把孩子送到基督化教育的学校学习。

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学生走过来和林开元打招呼,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些鼓励的话。他说,这个学生比较喜欢肢体接触带给他的鼓励。对学校相当一部分学生,林都了解他们所习惯的沟通方式。学监和生活助理,则对自己负责的学生了解得更为详细。

基督化教育学校的老师,都必须是基督徒。由于采用自学式的课程系统,所以对老师的最高要求,并非学术上的高水平,而是要对孩子有爱心。

但一位教友也谈起她不信教的姐姐的一个看法:基督化教育学校教孩子不撒谎、热心、善良,他们长在这么一个单纯的环境下,将来如何去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呢?

基督化教育学校的资金多来自有爱心的基督徒的捐赠,而且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一般不接受国外的资金。基督化教育学校对学生收取的学费介于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的中间水平,一般一年的学费为15000到17000元人民币,加上课本费就是20000万块左右,学校临时租用的大巴,包括郊游等,都需要学生额外交钱。

林开元所在的基督化教育学校,第一笔资金就来自他家人的一笔退休金,前三年一直是亏损的状态,之后学生越来越多,一些经济条件比较充裕的家长,会提前预付学费,此种状况下,学校的运营慢慢持平。但这些费用并不足以支付高额的教师工资,所以,基督化教育学校老师们的收入普遍不高,其工作多带有奉献的性质。

升学是最大挑战

林开元偶尔会发出“基督化教育会越走越孤独”这样的感慨。有老师跟他反映,有家长对孩子的进度不是很满意。也有的家长会担心,这样的系统培养出来的孩子,英文不如美国的孩子,中文不如中国的孩子。

中文老师王惠凌则看法截然相反,“为什么不换个角度呢?我们的孩子,将来英文会好过中国公立学校的孩子,中文会好过美国的孩子。”

但显然,这并不是林开元想要的答案。他认为,“我们首先帮助孩子有智慧,有智慧才有聪明,有聪明才懂得如何学习知识。”基督化教育学校的宗旨,就在于帮助孩子建立好的品格,孩子有爱心以及对自己的学业负责任的良好品格,加上在ACE课程系统里培养出来的自学能力,他就可以掌握任何他有兴趣学习的技能和知识。

一位家长想送孩子到基督化教育的学校,那里的老师明确告诉他:若只是来读文化科目,最好不要来!若只是想接受英语教育,最好是不要来!若只是要学校即刻改变孩子不良的坏习惯,最好不要来!若只是要住得好、吃得好,怕孩子吃苦,要学校把孩子养胖,特别优待你的孩子,最好不要来!若只是希望孩子有一天到美国去,最好不要来!

由于ACE的课程设立与中国的公立教育无法对接,所以从基督化教育学校毕业的学生,根本无法参加统一的高考。这也是所有基督化教育学校面临的最大挑战。

王惠凌则充满信心,她曾是东北一座小城赫赫有名的个性化教育补习老师,所有接受过她培训的孩子,无一不能达到理想的升学目标。几年前,因丈夫工作需要,全家从东北的一座小城迁到南方,考察城市里多数公立小学后大胆把女儿送入基督化教育学校,自己则当该学校的中文老师。她相信,现在很多大学已经开启的自主招生,会是受基督化教育学生可能的出路。

林开元所在的学校2011年有了第一个高中毕业生,他父母从事外贸工作,家庭情况比较好,所以,他选择了去美国上最后一年高中,然后参加美国的高考,在美国读大学。目前高年级的学生中,有几个是来自国外和台湾,他们可以回国或本地区参加考试,读大学,所以,目前中心还未正式面临学生升学的难题。大陆的基督化教育学校,到目前为止,开办时间最长的也不到十年,也都还未集体面临升学的现实问题。

“我们本来的发展方向不是将高中毕业生送到国外,而是培养敬虔的后代并有良好的品格,让他们在国内读大学,以期他们将来能更好地服务中国本土。但目前来看很难。也许,这就是神给我们这一代基督徒的挑战吧。”(文中所提到的人名,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